? 【082】白家的人-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,yabo88.cm,亚博娱乐网页

腹黑丞相的宠妻

【082】白家的人

住家野狼2016-11-15 23:12: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开辟鸿蒙,谁为情种,众里寻他,蓦然回首,灯火已阑珊……哈哈哈,小狐狸,你居然瞒着大哥求了姻缘签,什么灯火已阑珊,现在是大白天啊!”黎戍忽然发出夸张的大笑。舒唛鎷灞癹

????“大哥!你偷看我的签!”黎狸一把夺回签文,羞得满面通红,拔腿就跑出老远。

????求签问佛这种事,信则有,不信则无,黎狸是懵懵懂懂的,黎戍是压根不信,百里婧是无所谓的,墨问是半点不曾放在心上,唯司徒赫出寺的时候一直心事重重。

????百里婧问木莲:“求的什么签?签上怎么说?”

????木莲笑了,不曾有丝毫犹豫,和平时一样大大咧咧的口吻:“是个上上签,我问的是钱财富贵,签上说了,等遇到命中的贵人,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,婧小白,你就是我的贵人啊!我日后要是滥用职权狐假虎威攒了些私房钱,你可别让我吐出来哦!”

????百里婧含笑看着她,有些怀疑道:“是么?”

????木莲笑得眉眼弯弯,把眼底的闪烁都遮掩住了,她挽着百里婧的胳膊道:“当然了,我木莲是什么人,出了名的爱财如命,鹿台山上呆了那么久,婧小白还不清楚?”

????木莲低微的出身磨砺出了她皮糙肉厚的性格,什么困境都经历过,所以在鹿台山上她是师父鞍前马后的跑腿人,随叫随到,师兄们要下山办点事或买点东西,只要付了银子,木莲都替他们去。

????后来百里婧随她跑了几趟跑不动了,木莲却把几个月下来攒的银子拿出来炫耀,整整十两的碎银子,装在粗布的小荷包里,沉甸甸的,她得意洋洋道:“婧小白,看到了没有?只要脚力好,赚银子不费吹灰之力!这些银子可够吃上好久的白面馒头了!”

????百里婧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因为十两银子高兴成木莲这样,眼角眉梢都闪着光,好像眼前是一座银山似的。

????像百里婧和黎戍这些盛京城的纨绔,家境都殷实富足,尤其是她,整个大兴国的金矿都是姓百里的,十两银子算得了什么?可木莲的快乐,她如此感同身受。

????后来木莲要随她回盛京,一部分原因也是听说了盛京繁华,她要来京城见见世面顺便敛些钱财,将来再回鹿台山下买一大片的地,天天都吃白面馒头。

????所以,在百里婧的眼里,着实分不清木莲现在的话是真是假,但她还是选择相信,因为相信比较安心,怀疑和揣测太耗费心力。

????出了法华寺的偏门必须得分路,相府和国舅府都在城东,而元帅府却在城西,黎戍瞅见司徒赫不情愿的脸色,索性笑眯眯地提议道:“既然大伙儿今天这么巧碰到一块儿来,又是这么隆重的大日子,不如去我那戏楼子听听戏?也不远,两步就到了。”

????说着,言语针对司徒赫:“上次说好你来了爷就唱《十八相送》的,结果司徒赫你丫还真放了爷的鸽子!爷一气之下唱了出《霸王别姬》,楚霸王乌江岸边痛别虞姬,得,没想到竟唱出名声来了,戏楼天天爆满挤都挤不下,爷这两天自刎了好多回了,现在一看到那剑就想往脖子上抹……”

????众人都被逗笑了。

????黎狸道: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都去听我大哥唱戏吧?别的不敢说,唱戏我大哥可厉害着呢!婧公主,赫将军,你们去么?”

????司徒赫看着百里婧,他不想这么早回去,自然是希望多陪她一会儿,百里婧却望着墨问,无声问着他的意思,墨问眼底温柔,在她手心里写:“今日天气不错,出来走动了一番,感觉精神好了许多,你若是想去,我陪你。”

????“那,赫,木莲,我们就去吧。”百里婧随即道。

????她没了意见,别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,远山虽然极力想阻止,奈何人多无法插嘴,只好缄默不语。

????马车、轿子都停在院内,轿夫、车夫已经等了许久,百里婧将墨问送上了马车,却问立在一旁的司徒赫:“赫,你是怎么来的?轿子呢?马车呢?”

????亲卫队副队长赵拓牵着“飞沙”过来,百里婧忙道:“不行,你的伤还没好,不能骑马。黎戍,你跟赫换了。”

????黎戍刚要钻轿子,一听,回头瞪着百里婧:“放屁!婧小白,爷早就晓得你看爷不顺眼,但这飞沙是一般人能招惹的么?爷想爬上它的背,那小命还在么?”

????黎狸掀开轿帘,雀跃地立马要钻出来,道:“骑马?我可以啊!我来我来!”

????黎戍又给她塞回了轿中,骂道:“小狐狸,别凑热闹!婧小白,你要是心疼赫将军,就自己上马,让赫和你夫君乘一辆马车去。”

????黑马“飞沙”认主,除了司徒赫,这世上能爬到它背上只有百里婧。

????黎戍的建议百里婧可以接受,上前接过赵拓手中的缰绳,道:“赫,你上马车吧,我来骑马就好。”

????司徒赫一直沉默,听罢这话,却提着黎戍的衣领将他拽了出去,道:“你去和他同乘。”

????语气都不带商量的。

????百里婧也不能说什么,黎戍恨得牙痒痒,只好上了相府的马车,与墨问同坐。

????五个人,两顶小轿,一辆马车,一匹马,都坐齐全了。

????远山走在马车旁,百里婧驱马行在司徒赫的轿侧,黎狸掀起帘子看向百里婧,恍然大悟道:“哦!我想起来了!就是这匹马!上次在状元桥那儿……”

????木莲“噗”的嗤笑了一声:“还好意思说?不自量力地拿脚去踹飞沙,不记得被打惨了么浮游山女侠?”

????黎狸和木莲完全说不到一起去,黎狸被她这么一调侃,气得一脚跺在轿底上,轿子都震得晃了几晃,嗓门拔高了好几倍:“臭丫头!上次本小姐就想扇你几个耳刮子了!”

????“为什么不扇呢?”木莲做了个鬼脸,轻飘飘道:“老娘随时奉陪啊!”

????“因为……”黎狸吐出两个字,看了黑色“飞沙”上端坐的百里婧一眼,脸一红,唰的一下将帘子放下,不肯再与木莲争执了。

????你在少女时期有没有过崇拜的对象?不一定是男孩子,也许是女孩子,从亲近的人口中时时都能听到她的光荣事迹。

????她今天做了什么,明天又会去做什么,她十岁的时候就成了盛京城有名的混混,一群小喽啰都听她的话。

????她十二岁时就敢独自一人去游学习武,不是岭南浮游山这种浪得虚名的小山头,她去的是东边的鹿台山。鹿台山那个地方,若是没有一点真本事,去了会非常吃苦受累,几年的功夫练下来,她起码得蜕一层皮。

????十六岁习武归来,她不曾叫人失望,轻松地夺了秋猎的头筹,赢得了陛下的奖赏。

????在黎狸的心里,百里婧是一个太过遥远的梦,这个梦由她的大哥编织,再由盛京的百姓们填充,越发地遥不可及。所以,在她们误打误撞第一次碰面,知道马车内的人是婧公主时,她立刻就傻了,再猖狂也忘了继续。

????所有的故事都在说着婧公主,无论是之前她的跋扈和英勇,还是突然嫁人后她的收敛和偏激,她始终是故事的中心,别人,或多或少都只是陪衬罢了。被娇宠着长大的黎狸,多希望自己也能如婧公主一般,虽是她的同龄人却有着高于同龄人的不凡经历。

????左边是墨问和黎戍乘的马车,右边是司徒赫乘坐的轿子,百里婧骑在马上,将二者隔开。“飞沙”在她身下异常乖顺,日行千里的马驹,此刻步伐不慌不忙,与左右两边的马车、轿子保持一致。

????马车里的黎戍和墨问相对而坐,黎戍仔细打量了一番车厢内的布局,又笑嘻嘻地没话找话道:“婧驸马,这就是缘分哪,人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你我今日能同乘一辆马车,恐怕也修了十几年的缘分了,哈哈哈!”

????墨问面上带笑,眼眸却异常沉静,听说黎国舅的大公子是个出了名的纨绔,生平不好女色,专门勾搭男人,不管是长相普通的还是绝色相貌的男人,他个个通吃。

????上次在碧波阁内看他的眼神便带着几分兴味,虽然这兴味不一定十恶不赦,却让墨问觉得刺目非常,若换在从前,他肯定会把他的眼珠子挖下来喂狗,他按捺住,只让他拉了三天三夜的肚子已经够仁慈。

????这会儿墨问一面不动声色地厌恶着黎戍,一面又对百里婧怨愤更深,让人随便来他的马车内坐,连问他的意思都没有,实在让他心头恼火。

????一动怒,喉头便一阵腥甜,好在他是哑巴开不了口,便可以不回答任何来自黎戍的问题。墨问强忍着黎戍的絮叨,撩起马车的窗帘往外一瞧,恰好看到一群白衣跨进了街边的一间药铺,沉静的黑眸微微一眯。

????“到了。”黎戍忽然笑嘻嘻开口,马车停了下来,他率先跳了下去,正要回身来扶墨问,远山却已经先伸出了手。

????黎戍不拘小节地指着对面竖着一面锦旗的双层木楼道:“瞧,那儿就是爷的戏楼!壮观吧?”

????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戏楼的方向,远山凑近墨问身边,用唇语道:“主子,白家的人。您不能再呆在这个地方,会被他们认出来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,不如找个借口先回去?”

????

????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,高速首发最新章节,文字品质更高,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,感谢你的支持!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