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【080】寺中秘密(2)-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,yabo88.cm,亚博娱乐网页

腹黑丞相的宠妻

【080】寺中秘密(2)

住家野狼2016-11-15 23:11:5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穿过菩提广场的右侧偏门,一直朝西走,转过重重院落,上了层层石阶,便到了有名的药师塔。舒唛鎷灞癹药师塔有七层高,站在顶层上,可以俯瞰整个盛京城的风景,将房舍、店铺、护城墙等等一览无余。

????与药师塔相距不远的是藏经阁,传说法华寺内的经书年代久远,是各地来朝拜的僧侣争相参阅的珍贵孤本。

????韩晔昨夜遇刺,京卫军一传十十传百,景元帝便准许他不参加今日大护国寺的祈福圣典,专心在府中养伤。而韩晔执意要来法华寺拜药师佛,百里落便同他一起来了,往年她去的都是大护国寺。

????作为新婚妻子,夫君受伤,她却是最后一个知晓,真有些说不过去,百里落在上石阶时问道:“夫君,你受伤了,刚刚着实不该与赫表兄一般见识。他的性子惯常粗野,整个盛京都知晓。”

????韩晔站在药师塔朱红色的门前,回头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无碍。落儿不必担心。”语气还是没什么起伏。

????佛诞节去大雄宝殿寻求佛祖庇佑的人众多,来药师塔参拜的百姓就少而又少,是以,韩晔刚跨入门内,就有和尚迎了上来,笑道:“阿弥陀佛,世子又来祈福?”

????听这语气,似乎与韩晔相熟。

????韩晔浅淡一笑:“是。”又对百里落道:“落儿,你可自行拜佛,我与玄明大师有些话要说。”

????他的语气不带商量,说了便这么做了,随那个和尚转过药师佛像,往楼梯去了。见韩晔的背影消失,百里落眸中的怒意越来越重,韩晔,你不爱百里婧,也不爱我,你永远最爱你自己!但是,没关系,爱很可笑,我也从来都不信爱这个东西,只要能让她和司徒赫痛不欲生,我便觉得无比畅快!

????八岁那年的噩梦,这些年始终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,百里婧先是夺了她的珊瑚丑石,又因为她和司徒赫,她心爱的黑猫被残忍杀死。她的一切心头好都被百里婧毁掉,像是落水的动物被重重压着,出不了头,诉不了苦,母妃势力孱弱,连为她说一句话都不能,眼睁睁看着她在朝臣后妃面前丢尽了颜面。

????八岁,这个年纪,足以让一个女孩因为痛苦不甘而毁了。凭什么百里婧的身边总有那么多人守着,司徒赫,猖狂的盛京小混混,风啊雨的都替百里婧挡着,连她的表兄黎戍,从小都偏向百里婧,与她的交情淡而又淡。

????为什么?凭什么?她如此孤独地长大,做了那么多的努力想让父皇和所有人看到,他们却始终都看不到呢?

????嫡公主与庶公主之间,永远有着无法逾越的沟壑,所有人都用实际所为来告诉她这个事实,但是,她不信,她从来不信,她要证明给所有人看看,她百里落比百里婧好得多!

????十年已过,风水轮流转,她再不是那个八岁的只能忍气吞声的落魄公主。

????“春翠,往功德箱内捐一千两银子,也算是本宫和驸马的一片诚心。”

????百里落忽然开口道。

????“是。”春翠小心地将银票塞进功德箱,守在药师佛前的两个小沙弥对望了一眼,给百里落奉上香烛。

????百里落将香点燃,端正跪在药师佛像前,拜了三拜。

????小沙弥待她起身,又道:“落公主若有什么心事或者祝愿,都可以诉于药师如来,只要将想说的话写下,于香炉内焚烧,药师如来便会听到。”

????百里落一笑:“不必了,本宫并无解不开的心事,无须药师如来保佑。”

????言罢,在大殿中闲闲踱步,药师佛镀金的铜像闪闪发光,神情栩栩如生,左手持无价珠,右手结三界印,身着明黄袈裟,坐于莲花台上,而药师佛座下的十二神将神态各异,给人以无限威慑之感。

????消灾延寿药师佛……百里落在口中默念了一句,却嘲讽地笑了,信神何用?若是神佛真的肯听她诉愿,何至于从不伸手帮她?

????韩晔,他就信么?

????药师塔的三楼上,韩晔将写好的符咒纸放在药师佛前的香炉内,明黄色的符咒纸遇火立刻燃尽,只剩一片残灰,纸上是他无法说出口的夙愿,都随着火光掩藏在灰烬里。

????药师佛曾发过十二大愿,其中有“除一切众生众病、令身心安乐、证得无上菩提”、“使众生解脱恶王劫贼等横难”、“使一切不具者诸根完具”诸条,都说我佛慈悲,恶人放下屠刀诚心悔过便能立地成佛。

????世人无论善恶其实都如此孱弱,善的害怕有一天灾难来临他们无力抵挡,恶的害怕有朝一日轮回报应被打下十八层地狱。可善者较恶者总算更有底气,他们没做过那些奸邪之事,不必担心业报。

????恶者都是自欺欺人的蠢货,已经犯下那么多罪孽,还希望得到什么?菩萨庇佑,洗涤罪恶?

????药师法门最适合相貌丑陋、贫穷、病苦、诸事不顺、灾难重重且一心求生极乐世界而不自信的人修行,他韩晔又属于其中哪一种?

????“愿我来世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,净无瑕秽,光明广大,功德巍巍……”

????玄明大师在一旁念着药师佛的十二大愿,韩晔对着慈眉善目的药师佛,意味不明地笑了……愿我来世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……

????好一个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。

????果然只能诉诸来世。

????“阿弥陀佛,世子,要对药师如来说的话诉完了么?”玄明大师念完了十二大愿,走过来问道。

????韩晔双手合十,微一点头。

????玄明大师于是引他上楼,步伐不慌不忙:“阿弥陀佛,四十九盏长明灯已经燃上,五色招魂幡也已挂上,只待世子诵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四十九遍。”

????“是。”韩晔道。

????而人刚上七层灯室,便听见钟楼的方向传来阵阵悠远钟声,韩晔透过墙上的方形盲窗朝大雄宝殿望去,只见殿前广场上的人们簇拥在一起,不似在捻结缘豆,而像是雀跃欢庆。

????何事让法华寺如此喧闹?

????韩晔望向玄明大师,他也是摇头不知。

????忽然,木梯上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,韩晔与玄明二人都静立注视着楼梯口,不一会儿一个小沙弥气喘吁吁地出现,双手合十,对玄明大师道:“师父,圣旨到了!住持大师让您即刻前往正殿!”

????应该是喜事,从小沙弥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。

????……

????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值四月初八佛祖诞辰,百姓虔诚修佛之际,朕特赐法华寺更名为镇国禅寺,擢镇国禅寺住持玄空大师及大护国寺明远大师同修佛经典籍,广布我佛明旨,以佑我大兴百姓。钦此。”

????高贤宣读完圣旨,跪地的百姓们都争相欢呼起来,法华寺在淡薄多年以后终于得以正名,再不是那乡野的寺院,而成了国寺,百姓纷纷大呼吾皇万岁。

????百里婧等人待圣旨宣读完后站起身来,黎狸满脸欢喜地笑道:“大哥,我们来的真巧啊,法华寺成镇国禅寺啦!”

????黎戍摇着折扇费解:“是啊,爷一来就有这么好的事儿,小狐狸,你是福星啊!”转而看向司徒赫和百里婧:“婧小白,司徒赫,咱们几个可都是从小看着法华寺长大的,现在这小庙成国寺了,真了不得,爷当初吃的那些个结缘豆没白吃!那方丈老和尚,也称国师级的了!乖乖,了不得了不得!”

????百里婧却不解,偏头问司徒赫:“怎么这么突然?之前一直都没听过半点风声啊。而且,父皇母后都去了大护国寺,为什么让高贤这个时候来宣旨?”

????司徒赫拧紧眉头,思索了一番,不得而知。

????高贤将圣旨交到玄空法师的手里,寒暄了两句,似乎才发现他们几个人似的,忙躬身过来请安,都是首辅之臣的子嗣或者皇室公主,除了墨问,高贤全都认得清楚,一一问候完毕。

????黎戍笑道:“高公公,碰到你真是太好了,上次你给我介绍的那个教坊司的伶人,唱戏的功夫相当了得,我跟他学了几天,这嗓子还真就开了!”

????高贤也笑,五十岁左右的面容光洁无须,一双细长的眼睛惯常含笑,嗓音尖细,客套道:“黎大公子见外了,老奴和国舅爷这些年的情分,一点小事不必客气。”

????提到他爹的名号,黎戍丝毫不以为耻地眯着眼睛笑。

????黎戍和黎狸都好说,高贤对司徒赫和百里婧有些忌惮,上次司徒赫那一百军棍就是他监刑的,如今司徒赫官降三级,伤势初愈,心里多多少少会记恨着他,尤其是以婧公主的火爆性子,恐怕早就看他不顺眼。

????是以,高贤特意带着笑脸问道:“赫将军身子好些了么?老奴这些日子也颇为惦记,寝食不安,今日一看,赫将军精神好多了,老奴也能稍稍放下心来了。婧公主,带驸马来法华寺求平安?陛下也是知法华寺的菩萨灵验,为盛京百姓所称道,这才顺应了民意赐法华寺为国寺。老奴还听说法华寺的放生池能结善缘,婧公主何不陪驸马去一趟?”

????一番关切下来,前半段的虚情假意让百里婧蓄满了火气,后半段对墨问的关心又让司徒赫满腔怒火,所以,高贤话毕,两人的表情都很冷淡,并不似黎戍热情,对高贤有明显的疏远。

????“有劳高公公费心了。”百里婧道。

????“应该的。”高贤虽然仍保持笑意,面上却颇为尴尬,只得转而与主持玄空法师道:“陛下说了,编纂佛经一事交由大师您和明远法师主持。那些经书颇为珍贵,所以,藏经阁不方便再对外头的僧侣和俗家弟子开放,自今日起,将由禁军严加看守,这也是圣上为了保护经书不得已之举,若是对贵寺带来叨扰,还请大师谅解。”

????佛家圣僧最终必得屈服于俗世君主,玄空法师双手合十,颂道:“阿弥陀佛。吾皇圣明。”

????“大师,藏经阁在何处?还请您前方带路。”高贤维持着笑意道。

????“这边请。”玄空法师略一引路,带着高贤和众禁军朝西北角而去。

????圣旨所宣扬的对百姓来说是好事一桩,所以,即便禁军的出现带来了些许骚动,也很快就平息了下去。百姓和往年一样照常在禅声阵阵中诵经、捻结缘豆、祈福,还有源源不断的百姓闻得圣旨而纷纷涌上大殿来,广场上已经站不下脚了。

????虽然百里婧不愿理睬高贤,可他刚刚说的却不无道理,佛家的典籍中称,“诸余罪中,杀业最重,诸功德中,放生第一。”若想结善缘,除了撒结缘豆,第一功德自然是放生。

????百里婧道:“赫,这广场没地方挤了,我们去放生池吧。墨问……”

????她侧头牵过墨问的手,墨问在想着什么,被她的动作微微一惊,随即冲她柔柔笑开,反将她的手包在手心里,紧紧的。

????司徒赫还没答话,黎戍就插嘴道:“去什么放生池啊?婧小白,你和你相公一起去就是了!赫将军,咱仨去接点清茶喝喝,又不要银子又能洗洗脑子洗洗身子,多好。”

????司徒赫哪能让婧小白和墨问单独一起,再怎么不高兴也甩开了黎戍的手,率先朝放生池的方向走去。

????“嗨!这找死的家伙!”黎戍指着他的背影直瞪眼,黎狸眨巴眨巴大眼睛,嘻嘻笑道:“大哥,你还真是一厢情愿得很彻底啊。”

????黎戍又用折扇敲了敲她的脑袋:“小狐狸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!一厢情愿的又不止大哥一个,这才叫般配懂不懂?”

????黎狸抚着被敲痛的额头,她是真不懂,追上黎戍的脚步,追问道:“还有谁是一厢情愿啊?”

????放生池畔的人也不少,池子里水色透明,能清晰地看到水中成群的锦鲤,还有游走在石头间的大小龟。通往池子的白石阶梯上站着好多花花绿绿的裙子,少女、少妇们将手里的鱼放生,目光追随着它们一直游得远远的。

????放生池很大,曲曲折折,一眼望不到头,池子那头有郁郁葱葱的高大古树,倒影垂在池中心,颜色与那些锦鲤相应,说不出的安静唯美。

????池中心立着一尊高大的佛像,双手结印,眉目慈祥,似乎能宽容世间的一切罪恶,静静注视着所有注视着他的人。心胸坦荡的人敢于与佛对视,心里有鬼的人眼神便会不由自主地躲闪。

????墨问的眼睛从满池的活物上移开,毫不回避地与佛对视,唇边却不由地微微一哂。

????放生池其实也很可笑,将不知从何处捉来的鱼和龟经由商人的手中买来,再到这池中放掉,看似是善举,却使得捕猎的行径越发猖狂,成就了许多的逐利之徒,如此循环,到底有什么意思?

????若使人有了放生的念头,便算善举么?不问缘由不计后果,可想而知,佛家的放生池也只是虚有其表罢了。

????放生池对面便是高高矗立的药师塔,药师塔旁是五层高的藏经阁,从郁郁葱葱的树影里,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禁军士兵将藏经阁包围了起来。

????墨问心里有了一个荒诞的假定,禁军如此大动干戈地在佛诞节这天包围藏经阁,必然不会是修纂经书这么简单。若真要修经书,景元帝登基已然十七年之久,早不修晚不修,偏偏现在要赐福大兴百姓,可笑,可疑。而韩晔去的方向是药师塔,藏经阁离药师塔不过百步之遥……

????“给你。”

????一道女声陡然在耳边响起,百里婧双手并拢,掌心里捧着两条锦鲤,停在墨问身边,锦鲤在她的手心里摇尾蹦着,溅了她一脸的水。

????墨问抬手将她脸颊上沾的水珠擦去,并没有去接那两条鱼,而是微笑着捧着她的手心,和她一起蹲下,带着她莹白的手一起伸进略凉的池水里,待他的手彻底浸入水中,百里婧的手心才刚碰到水,锦鲤游摆着身子,一下子就往池水中跃去。

????沉默的从不开口的男人,娇小的眉目如画的少女,一同矮身蹲在那里,竟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一丝突兀。

????百里婧偏头对上墨问的眼睛:“鱼把你的病弱和晦气都带走了,以后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????这个沉默的男人似乎太爱他的妻,眼神温柔得让人沉醉,就着蹲下的姿势,他轻而易举地就吻上她的眼,一触即止,不等她答复,也不看她的神情,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,沉静的黑眸注视着池中游动嬉戏的鱼儿,唇边染上了太过明显的笑意。

????“何必呢?赫将军,你这不是找不自在么?人家夫妻间的事,你能插的进去?别以为是什么青梅竹马就了不起了!我告诉你,夫君大过天,婧小白就是个普通的姑娘,她已经出嫁了,还一心向着你?别做梦了!”

????眼看着司徒赫快把放生池的护栏抠出几个洞来,黎戍摇着扇子给他泼冷水。司徒赫冷哼一声别开头,一句话也不肯答。

????正在憋闷,一只手伸过来,婧小白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条黑蛇,绕在手腕上“咝咝”地吐着信子,黎戍本来气定神闲笑容满面,一见这蛇,吓得“妈呀”大叫了一声,一屁股摔坐在地上,手里握着的折扇飞出去,飘到放生池里,很快便沉了下去。

????黎狸也怕蛇,见她大哥倒下了,尖叫着往司徒赫身后躲,魂都快吓没了。

????见到这条黑蛇,人人都恨不得躲得老远,司徒赫却一反常态地笑了,他自百里婧手上接过那条黑蛇,那黑蛇竟顺着他的胳膊爬到他肩膀上去了,盘成一圈缩在那里,乖顺得像家养的宠物似的。

????“没想到这蛇还在。”司徒赫笑道,“好些年了。”

????百里婧摸着黑蛇软软滑滑的身子,笑道:“是啊,快五年了吧。”她和司徒赫都面向黎戍站着,不由地摇头叹息道:“赫,你看,黎戍到现在还怕它,都这么大的人了,真是没出息死了。”

????盛京四纨绔总要排个次序,分出个老大老二来,就凭这条黑蛇,当年婧小白稳坐四纨绔第二的位置,黎戍和墨觉想不服都不行,每次都被吓得屁滚尿流。

????法华寺这个地方司徒赫和百里婧太熟了,黑蛇就是他们俩放进放生池的,谁知道四年过去,它还记得他们,且长得更大更粗了。

????“妈的!婧小白!你是何居心!你诚心要吓死我是么!”黎戍跑得快,站在十步开外骂她。

????百里婧摸摸黑蛇的头,随手往黎戍那边一指:“小蛇,替我招呼招呼他。”

????黑蛇一滑,便窜到了地上,蛇的速度多快啊,黎戍想死的心都有了,反身拔腿就跑,边跑边骂:“婧小白!爷跟你没完!”

????黎戍敢对任何人称“老子”,却不敢称婧小白的老子,因为,那可是欺君之罪。放生池中有一片新生的睡莲叶子,随着锦鲤的游动而在水面上晃荡,一圈一圈的涟漪散开,直到很远,很淡。

????墨问站在一旁,看着眼前欢闹的场景,忽地勾唇笑了,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一生能遇着一个已属不易,多年后还能在一起玩笑争吵更是难得,许是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,竟发现眼前这份情谊是他不曾有过也永远不可能再拥有的珍贵时光。

????他的妻,实在太过于养尊处优地长大了,若是没有那段失败的感情,他与她永不会有任何关系。当然了,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若不是因为命格出了差错,如何能碰到一起去?

????……

????“落驸马,怎么这么巧在这儿碰到您?”高贤随玄空大师往藏经阁去,恰好看到韩晔从药师塔内出来,便上前问候道。

????见百里落也在他身后,又行礼:“老奴给落公主请安。”

????“高公公免礼。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百里落笑道。

????“老奴是奉了陛下旨意来法华寺宣旨的,这不,藏经阁要封了,恐怕在经书编纂完之前这门是不会再开了,阁内的经书都将由这些禁军严加看守。”高贤解释道。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百里落颔首,笑看着韩晔:“夫君,已经拜完了药师佛,我们可以回去了么?”

????韩晔的星眸平静如海,淡淡应道:“好。”

????高贤却又好心地叮嘱:“听说落驸马昨儿个晚上遇刺了,您以后出门可得带上护卫,现在这盛京的治安不大好,尤其是近一月,事儿可多着呢。”

????韩晔浅淡微笑:“多谢高公公提醒,小王记着了。”

????说完,便折身往楼梯下走去,再没了闲谈的心思,袖中的双手握得发颤。

????人之所以会走上绝路,多数是被逼的,如今有人将他的前路封死,他如何能从悬崖上安全撤下?

????老狐狸,让禁军以修筑经书为由包围藏经阁,而藏经阁与药师塔不过百步之遥,守住了一处,便是护住了另一处,闲杂百姓、外来僧侣皆不得出入,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!

????药师佛七层灯室内的七七四十九盏长明灯,若是无人祝颂功德经,一切都会前功尽弃。入不了地宫,又拿什么去换那渺茫的零星之火?

????欺人太甚!

????韩晔一路疾走,药师塔下也可见禁军的把守,他便折身往林荫的另一头而去,穿过层层迷障似的古树,他看到放生池内的大佛和池边的男男女女们……

????他们必得有希望,才会想着去放生,求得佛祖保佑。若是连一丝希望都没了,人就再没什么可求的了。

????“赫,你看黎戍,哈哈哈!小蛇,回来!饶了他吧!”

????听到那个清脆的声音,脚步忽然就慢下来,但不过一瞬,他便恢复了原来的平静,他甚至没有偏头去看她一眼,就从放生池边走了过去。墨问正好倚在池畔的古树上,听见脚步声,淡然回头,正对上韩晔的眼睛,然而,二人皆无任何神色变化,一个沉静如泉水,一个淡漠似深潭,目光交汇处如同注视着陌生人……

????司徒赫立在百里婧身边,瞥见韩晔的白色衣角从她身后走来,他凤目一缩,忽然伸手将百里婧搂进了怀里,让她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,强笑着分散她的注意力道:“婧小白,你猜猜,黎戍会不会在你数了十声之后掉下放生池?”

????百里婧抬头看他,疑惑不解道:“为什么会?”

????司徒赫仍旧抱着她不放,笑道:“你只猜会不会?”

????那条黑蛇顺着百里婧的腿往上爬,缠在了她与司徒赫交握的手臂上,粗绳一般紧,百里婧挑眉:“不会。”

????“那你数到十看看。”司徒赫还在笑。

????“赫,你有点怪怪的。”百里婧皱眉,却还是听话地数着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????司徒赫抬头望着越走越近的韩晔,他从婧小白身后走过,又越来越远,司徒赫眸中的怒火越烧越旺,韩晔却似没看到他们一般,径直穿过树荫,脚步无一丝紊乱,仿佛曾经深爱的女孩、刚刚大打出手的司徒赫都是无关紧要的。

????“九、十……赫,你到底在干嘛啊?黎戍掉池子里了么?”百里婧数完,司徒赫还没放手,被她这么一叫,他才回神,从韩晔的方向收回眼睛,鞋尖勾起地上的石子,催动内力,朝放生池边和黎狸闹着的黎戍踢过去,只听见“扑通”一声响,黎戍立刻身子不稳地跌进放生池里去了。

????“大哥!”黎狸吓坏了,“大哥!你怎么样!救命啊!”

????“哪个挨千刀的敢把爷踹下水!等爷上来不扒了他的皮!啊……救命!”黎戍在放生池里浮浮沉沉扑腾了好一阵子,百里婧忙拽着司徒赫过去:“怎么真掉下去了?赫,去拿根竹竿拽他上来……”

????司徒赫摸摸鼻子,扬唇冲池子里的黎戍道:“别扑腾了,水浅着呢,五年前也没见你淹死,自己爬上来!”

????黎戍忘了这一茬,蹬着腿站起来,果然,水只到他的腰部,哪能淹死他?这么多人围观,黎戍面子上拉不下来,站在池子里大叫:“妈的!谁把爷弄下来的?司徒赫,你丫的见死不救,你有良心么你?!爷就不上去怎么着?!爷今天就在这池子里泡澡了!还有好多锦鲤陪着呢,不亏!”

????司徒赫气定神闲,摸摸胳膊上的黑蛇:“真不上来?小蛇,去请黎少爷上来,快去。”

????黑蛇在司徒赫肩上舞动了两下,作势就要往水里钻,黎戍吓得大叫都来不及,三步并作两步,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池岸,躲到黎狸后面去了,一面拧衣服上的水,一面道:“司徒赫,爷今天算是看清你了,人面兽心!婧小白,你也是!你们俩一丘之貉!妈的,四月初八,真不该来这放生池,爷把自己当龟孙子给放了!”

????周围人哄笑,黎戍直瞪眼:“笑个屁啊!爷也是你们能随便笑的么?再笑抓你们进大狱,不笑上个三天三夜甭想出来!一群乌合之众!凑个屁的热闹啊!”

????墨问仍旧半倚在那棵树上,不动声色地将眼前的一切都收进眼底,司徒赫的手法实在拙劣,藏着她,不让她看到,那个旧情人就不存在了?躲得了一时,藏得了一辈子么?

????妇人之仁。

????……

????韩晔出了法华寺,看到还有沙弥在正门前向穷人布施结缘豆,那些穷人都感恩戴德地赞颂当今圣上,而小沙弥都不无骄傲地说,圣上已经赐法华寺更名为镇国禅寺,享有与大护国寺同等的地位。

????无上荣耀。

????他走得太快,身边只有韩文和韩武,而百里落和一众女仆都没跟上,韩文低声道:“爷,您的伤口想必是开裂了,虽然穿了秘制丝甲,血渗不出来,但您毫无感觉么?”

????一身白衣,表面无一丝血污,可内里的伤却早已绽开,有些地方的伤口只有自己才知道,流不流血,疼不疼,除了他,再没第二个人明白。

????“无事。”韩晔轻描淡写地答。

????等百里落出来,上了轿,韩晔却未与她同乘,而是翻身上了马背。

????行动处,忽然有一样东西掉在了地上。

????“爷,您的荷……”韩武眼尖,立刻就拾了起来,递给他,但见那东西上面的针脚着实粗陋,便打住没再说。

????韩晔的目光投在韩武手上,平静如海的星眸微微一缩,伸手将那东西接过来,没再看,极平静地放进了贴身的衣内。一扯缰绳,骏马平稳地朝前奔去。

????四月初八,佛诞日,他的生辰,怎么能忘得了?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+_+写了一天才8000,先更着,稍后二更。

????亲们表等,以有琴的龟速大概要到零点了。

????百里婧要送韩晔的礼物答案已经揭晓,表扬猜对滴【温娴雅】童鞋,么么。

????

????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,高速首发最新章节,文字品质更高,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,感谢你的支持!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