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【071】算他倒霉-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,yabo88.cm,亚博娱乐网页

腹黑丞相的宠妻

【071】算他倒霉

住家野狼2016-11-15 23:11: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百里婧的手拧紧走廊上的红漆护栏,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,和韩晔拉开一丈多远的距离。舒唛鎷灞癹

????韩晔当然也看到了她,然而,他放在门上的手只是一顿,随即自若地将半扇门合上。她不走,他便先走,率先迈下楼梯去,脚步沉稳,依旧没有同她打一声招呼。

????百里婧收回放在护栏上的手,慢慢慢慢地握紧,低着头一步一步地跟在他身后,看着韩晔的白色背影一阶一阶矮下去,沉稳的脚步在木制的阶梯上踏出熟悉的声响。

????韩晔的步伐总是比她快,可这一次,他没有停下来等她,而是把她远远地丢在身后,很快,他的身影转过楼梯转角,只留给她空荡荡回响着的脚步声,然后,连那脚步声也一点一点远去……

????碧波阁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太多,百里婧站在门外,竟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,直到有人在背后叫她:“婧小白!”

????百里婧转身看去……

????是木莲。

????木莲从碧波阁对面的小巷子里头走出来,头发乱得像鸟窝一样,脸上还有几个鲜红的指甲印。她身后的黎狸也好不了多少,红色衣服的领口都被扯开了一小半,满脸都是灰,袖子撸上去,气呼呼的过来推木莲:“喂!你说的!下次再打!现在知道浮游山女侠的厉害了吧!”

????木莲转身啐了一声:“我呸!老娘看你小才让着你!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!”

????“放屁!本小姐需要你来让?!”黎狸又缠上来,一丝软都不肯服。

????百里婧长长呼出一口气,耳边的聒噪和吵闹,总算让她回到这喧嚣的人世间,折身去马车车厢里拿了件黑色的披风,无视两个丫头的争执,往碧波阁的正门走。

????明明知道那身锦绣白衣已经不在那里,她的目光却更大胆地追了过去,抬头看向二楼窗边他曾呆过的位置,空空落落的,果然没有人了。黑色的披风搭在左手臂上,将她手腕上缠着的红色珊瑚珠串映得越发明艳,不是那一百零八颗辟邪木佛珠。

????“婧小白!等等我啊!”

????百里婧上了楼梯,木莲和黎狸从后面追来,到了二层,路过第一个雅间时,有小二从里头收拾盘子正好出来,小声嘀咕道:“怎么这么多血?”

????百里婧已经走远,木莲偏头朝雅间内看去,那身白衣不见了。

????六个人重新坐定,桌上的菜才动了一点儿,黎狸和木莲打饿了,这会儿比起吃的来了,闷头呼哧呼哧地往嘴里塞,也不忙说话。

????“来,披上。”百里婧将披风披在墨问肩上,再系好带子,很像个体贴的妻。墨问握住她的手,微微偏头冲她笑了,眼神里满是温柔,拉她在椅子上坐下。

????司徒赫一直未曾将墨问放在眼里,即便婧小白对墨问再好,他也不可能爱屋及乌地对他客气,而韩晔不同——在司徒赫的心里,就算再恨当初韩晔夺了他的所爱,却不得不承认,晋阳王世子与婧小白是相配的,这个事实让他在去年冬月回京述职后狼狈奔回边关,自此绝了再返盛京的念头。

????婧小白大约是忘了,韩晔十八岁时第一次来盛京引起的轰动。

????那样清俊温雅的少年气质绝佳,文采斐然,得到景元帝的嘉奖而名动京华,景元帝赐了城西的偌大宅邸做了晋阳王府的别院。

????当时,婧小白只有十一岁,他也才十六岁,黎戍墨觉等人到处宣扬晋阳王世子的风采,将他这个盛京第一混混的面子多少刷下去了点。因为不甘心输给韩晔的美貌,他一定要去晋阳王府看个究竟,想与韩晔比一比到底谁更英俊。

????谁都拉不住他,直到婧小白拽着他的衣服道:“赫,你不用去了,放心吧,他肯定没有你好看的。”

????婧小白那时候视赫为唯一的天神,跟屁虫似的整日跟在他身后,心里眼里都是赫,而他对什么都吊儿郎当不拘小节,却对自己这个表妹的赞美异常在意。所以,听完婧小白的话,他顿时非常志得意满,也就打消了去晋阳王府和韩晔一较高低的打算,带着婧小白继续不务正业去了。

????管他韩晔有多美貌,管他韩晔能得多少赞誉,与他何干?

????哪知竟这么巧,韩晔去鹿台山不过一年,婧小白也去了,最后,她竟挽着韩晔的胳膊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????最了解婧小白喜怒的人是赫,她对待韩晔和墨问是全然不同的,哪怕此刻她对墨问再温柔体贴,为他盛汤夹菜系披风,墨问也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角色罢了。他之所以怒,只是瞧不惯墨问的身份——一个出身不堪的病秧子死哑巴,凭什么占据了婧小白夫君的位置?他凭什么能让婧小白如此温柔对待?

????他根本不配!

????黎戍仍旧乐呵呵地捧着茶杯插科打诨,小眼睛在墨问、司徒赫和百里婧三人身上转啊转:“啧啧,啥时候有人对爷嘘寒问暖哪?婧驸马真是羡煞我等光棍啊!”

????司徒赫连看都懒得看黎戍,墨问笑,目光不经意地落在黎戍手中的杯盏上。

????黎狸抬起头,顶着两侧脸颊上的灰,插嘴道:“大哥,爹不是要给你娶媳妇儿了么?你有什么好羡慕的?”

????黎戍听罢,手中的杯盖一滑,没拿稳,砸在了饭桌上,他偏头瞪着黎狸,焦躁道:“去!小孩子家懂个屁啊!”

????黎大少爷的眼睛太小,眯起来就成一条线了,而黎狸的眼睛太大,整张脸上最突出的就是这一双大眼,他俩怎么看都不像亲兄妹。

????原来,黎国舅的原配夫人去世得早,留下黎戍一个嫡长子继承家业,续弦的妻室只生了一个女儿,也就是黎狸。而黎国舅虽然位高权重,却是出了名的怕老婆,续弦之后未再纳妾,一家子只这一个宝贝女儿,宠着疼着捧着,是以,黎狸十三年未出过家门,要什么给什么,金丝雀儿似的长大。

????大约是听黎戍唠叨多了,有一天,黎大小姐心血来潮要学婧公主外出游学习武,黎国舅便派人全程护送黎大小姐去了岭南的浮游山,整整玩了一年才回来。

????与黎狸完全相反,黎戍从小就在外鬼混,十六岁开始出入碧波阁,染了一身的风流纨绔债,狐朋狗友遍布盛京的各个边边角角,上至荣昌公主司徒家的少爷,下至守城门的小卒、戏园子看大门的老头儿,他都熟得很。

????不过,黎戍虽然纨绔,也从不听黎国舅的话,败坏黎家门风已久,对这个妹妹倒是真心宠爱,兄妹之间的关系十分融洽。

????“缺心眼的姑娘!”黎戍又骂了一句:“瞧瞧,这身衣服弄的,这头发,还要去参加什么武举,武举啊!是姑娘家该去的么!”

????这最后一句,换来了在座的三位姑娘的白眼,黎戍将双手举过头顶:“得!得!我错了!姑娘家也可以参加武举!妈的,姑娘家将来还要做大将军!”

????黎狸傲气地一抬头:“当然!我当然要做大将军!”

????黎戍听罢,眯起眼看着司徒赫笑,语带商量:“赫将军,过不了多久就是武举了,你行伍出身,又恰好在京,这次恐怕得让你去监赛。到时候给我家小狐狸放点水呗!”

????司徒赫还没出声,黎狸就叫起来,她哪肯让人放水:“我浮游山女侠是有实力的!才不用别人帮我!”

????木莲对她不屑一顾,嗤笑道:“切!就你那两下子,算了吧!老娘都比你厉害!”

????黎狸那个气啊,又用力拍了下桌子站起来,怒道:“臭丫头!你还没打够是吧!”

????木莲继续夹菜:“反正武举日子也近了,不服气比给老娘看看,光说有什么用?可惜老娘不能参加武举,要不然,就没你的事儿了。”

????三年一次的武举考试除了各地选拔出来的武举人可以参加外,盛京大家族的子弟也拥有考试资格,而大兴国自古就有女子从军的传统,是以,黎狸作为黎国舅千金,要报上名自然容易。然而,木莲只是婧公主的贴身侍婢,哪怕名义上是婧公主的师姐,也不行,身份等级悬殊太大,有些事就会受到诸多限制。

????黎狸被木莲气得直抓头发,而头发又太乱,衣服也被扯破了,顿时也顾不得有谁在场,愤然道:“臭丫头!本小姐才懒得理你!哥,我要去换身衣服!”说着,就起身离席而去。

????小狐狸被气走了,黎戍却没有半点不高兴,笑嘻嘻道:“没事没事,小丫头不经说,到底是年轻哪!脸皮太薄了!赫将军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司徒赫哼道:“谁有你的脸皮厚?”又问百里婧:“婧小白,吃饱了么?”

????百里婧点点头:“吃饱了。”

????黎戍不合时宜地插进来:“说起武举,我倒想起来了,婧驸马,你家四弟中了文状元,小小年纪,真了不得啊!在下在此道贺了!”

????墨问一拱手,稍稍颔首,算是道谢。

????黎戍不拘小节,一只手撑在桌面上,小眼睛看着百里婧和司徒赫,笑道:“婧小白,赫将军,还记得不?咱们当时是怎么笑话墨觉那小子的?爷琴棋书画不懂就罢了,他丫的还偏偏不懂装懂,那年碧波阁的花魁出了个对子‘红花不香,香花不红,玫瑰花又香又红’,墨觉他丫的对‘响屁不臭,臭屁不响,连环屁又臭又响’!亏他想得出来!这些年坊间还拿来当笑话讲呢!哈哈哈!咱们三个当时就说,要是那些举子都是墨觉这个水平,咱们以后一定要去考状元,三个人,分列状元、探花、榜眼,浩浩荡荡打马御街,在护国寺的佛塔上签下大名,那都不在话下啊!”

????木莲听罢,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呛得直咳嗽,墨问表情淡定,偏头望着百里婧。

????时隔多年,这些事只有黎戍记得最清晰,司徒赫和百里婧不是忘了,只是没有当初那般坦荡和恣肆,若不经历这段情伤,婧小白仍旧刀枪不入,她若水火不进,又有什么伤得了司徒赫?可似乎不懂文墨不懂琴棋书画也变成过错,于司徒赫是,于百里婧也是。

????“你倒记得清楚。”司徒赫笑骂,端起一直未动的酒杯,喝了一口酒。

????别成长多好啊,别离开多好啊,永远守着长不大的岁月,有一群和你头天打完架,第二天鼻青脸肿照样勾肩搭背的兄弟,身份不分,地位不分,都靠拳头来说话。

????有一些只有你们才知道的秘密场所,时光如此漫长,明明已经美美睡了一觉,中午居然还未过完。啃了一只红薯就能乐上好半天,做着长大了要做将军做状元的美梦,却从来不管能不能实现……

????法华寺的菩提树永远是绿的,状元桥的烤红薯永远是甜的,婧小白的脸永远胖乎乎捏起来软绵绵,而司徒赫的嘴角永远咧着,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,走很长很长的路背婧小白回去,听她在背上说,赫,天天都来吃状元桥的烤红薯好不好,天天都要开心好不好,天天都背我回去好不好……

????别长大,多好。

????你是我的,就像我永是你一个人的,那该有多好。

????司徒赫心下苦涩,百里婧也不说话,两个人俱都沉默。

????黎戍好生失望,也喝了一口酒,龇着牙“咝”了一声:“碧波阁的酒真不错啊,可惜司徒赫婧小白你们俩不给面子。人生哪,真是寂寞如雪。”

????墨问半句话都插不上,在座的众人要么就是刻意忽视他,要么便是不经意地忽视了他,换做常人,哪一种都接受不了,所以,他便做出常人该有的态度,费力地咳嗽了起来,咳声嘶哑难听,仿佛喉中卡着异物。

????百里婧忙问:“怎么了?还冷?”

????墨问握住她伸过来的手,咳得脸色雪白,唇色尽褪,好半天才在她手心里颤颤写道:“许是未喝药,有点不舒服。”他抬头冲她惨然一笑,颇为善解人意地继续写:“我先回去,你别担心,同他们好好叙叙旧。”

????百里婧脱口而出:“我陪你回去。”说着,对木莲道:“木莲,别吃了,大公子不舒服,咱们回去吧,顺便让人去太医院叫孙太医过来。”

????墨问将她的手捏得更紧,摇了摇头,显然不想如此带累她:“我没关系,你难得和他们聚一次,留下吧。”

????他越是为她着想,百里婧越觉得过意不去,已经站起来,对司徒赫和黎戍道:“我先走了。赫,你的伤还没痊愈,也早点回去,别喝酒,我过两天去看你。还有,黎戍,你别带坏了赫,不准带他去碧波阁后院!不准去找什么花魁小倌!”

????黎戍将手中的酒杯一掼:“喂!婧小白!爷什么时候带坏他了!你别冤枉好人!赫将军这么威风凛凛,他要是不想,能让人带坏?四月初八佛诞日,护国寺要举行祭天仪式,婧小白,带你夫君多求点签,保佑他身体平安啊!快走吧!烦人!来得慢,去得还快!”

????黎大少爷的那张毒嘴谁能挨得住?百里婧早就习惯,和木莲一起搀扶着墨问出了雅间的门。

????越是关系亲密的人,来去越是自如,婧小白就这么跟着墨问走了,司徒赫心里自然堵着,黎狸去成衣店换衣服还没回来,亲卫队长周成和赵拓在隔壁候着,雅间里只剩下黎戍和司徒赫两个人,司徒赫喝了一口闷酒,将所有的不满情绪都在黎戍身上发泄:“叫我来看什么?”

????黎戍自若地笑:“你说看什么?看婧小白啊!不过,司徒赫,老子觊觎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知道的,我和婧小白做了这么多年的情敌,她不知道,你还能不知道啊?呵,还要爷给她面子?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?爷还没那么大方!她心里不撑坦,我心里就好受?呸,我家老不死的要给我求亲,那个什么禁军统领杨峰的妹妹,听说小妞人长得真不错,袅袅婷婷,婀娜多姿,要啥有啥!可爷喜欢的是男人!不喜欢女人!”

????“嗨,还别说,你们家婧小白我也曾觊觎过,”他眯着小眼睛笑得欠揍,见司徒赫目露凶光,他又挑了挑眉,神情颇猥琐道:“别,别看着我,那是因为当时婧小白女扮男装,那个俊俏的小模样哦,人见人爱,爷当时也被她馋了好一阵子……”

????婧小白当初在盛京的混混中间出名时,就是女扮男装,好一段时间都没人知道她是姑娘家,大摇大摆地随司徒赫去碧波阁的红粉楼也无人拦阻。

????黎戍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,司徒赫已经喝了好几杯酒:“既然那个杨小姐条件不错,就去提亲吧。”

????黎戍火冒三丈:“呵!你这个没良心的!真让我去相亲啊?要说条件不错,我那落表妹真是个极品女人,又温柔又贤惠,可爷不喜欢啊,爷喜欢像婧小白这样的妞——不像女人的妞,所以,从中可以看出来,赫将军你其实骨子里喜欢的就是爷们儿,你不喜欢姑娘的,所以,不如……咱俩将就将就?你看看,为了等你,爷也单着好些年了,你反正也娶不了婧小白,总不能娶别人吧?”火气渐小,苦口婆心地做起了说客。

????可不是么?娶不了婧小白,司徒赫怎么可能娶别人?

????司徒赫又倒了一杯酒,淡淡道:“谁说我娶不了婧小白?想让那个病秧子死还不容易么?武举开始前,按照往年的惯例都会有一场蹴鞠比赛,既然他是新晋的驸马,今天看来身子骨也没什么大碍,能走能吃能笑,他自然也应当参加。到时候,若是谁的脚力重了,或者谁的球射偏了伤着了他,一不小心断了筋骨什么的,可怪不得别人!”

????黎戍大骇:“不是吧,司徒赫,你想闹出人命来啊?那病驸马又不是自己选的婧小白,是婧小白选的他,把他扯进来做什么?要怪也应该怪婧小白吧!”

????司徒赫冷笑:“算他倒霉!”

????黎戍连连叹气:“妈的,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儿,这病驸马也真可怜,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呢!司徒赫,你给我悠着点,别又给自己整个一百军棍,再打下来,你小子是真得去见阎王了!”说到这个份上了,若是拦不住只能由他去,黎戍对待亲疏上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,毕竟病驸马与他们几个什么关系都没有,要包庇当然得包庇司徒赫。

????酒越喝越郁闷,司徒赫起身要走,黎戍拉住他:“对了,后天我在城东戏楼子有场戏,你去听听看,给我捧个场呀!爷如今可是个角儿了!”

????司徒赫回头问:“唱的什么?”

????“十八相送,祝英台啊。”黎戍一脸自得。

????司徒赫朗声笑了,上下打量他:“祝英台?我想去瞅瞅那个梁山伯,不会真是你姘头吧?”

????黎戍兰花指一翘,飞了个媚眼过去,捏着嗓子唱道:“梁……兄……啊……”

????司徒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拉开雅间的门闯了出去,黎狸已经换过了衣服鬼鬼祟祟地猫在那里,待司徒赫出来,她整个人贴着墙面装作没看见他。

????司徒赫的目光半点都没落在黎狸身上,倒是亲卫队长周成和赵拓从隔壁雅间出来,瞧了黎狸一眼,随后便跟着司徒赫下楼去了。

????黎狸颇不满地瞪着司徒赫等人的背影,忽然,黎戍从雅间破门而出,黎狸手快,一把拽住他的胳膊,惊讶地叫道:“哦!我知道了!大哥,原来你和司徒赫是一对!你们居然是一对!太可怕了!”

????黎戍敲了她一板栗:“为什么可怕?”

????“因为、因为……我以为司徒赫起码是个正常人啊!”黎狸实话实说道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大哥不正常?小狐狸!真不会说话!白长了这张脸了!”黎戍翻脸走人。

????“大哥,大哥!你去哪儿啊!”黎狸追上去。

????黎戍忽然跑得飞快,拉住刚上楼的小二的手急道:“快带爷去茅房!快点儿!”

????黎戍竟莫名其妙拉起了肚子,且拉得无比欢快。

????“爷,您今天准备就蹲在茅厕了么?都快半个时辰了……”小二在外头捂着鼻子等。

????黎戍在里头叫:“妈的,还怕爷付不起饭钱?!叫你们碧波阁的老板娘过来!爷倒要看看,你们这些兔崽子长不长眼睛!哎唷,肚子可疼死我了……肯定是你们碧波阁的饭菜和茶水有问题,爷才拉成这样,反而倒打爷一耙!天理何在啊!”

????小二嘴一漏,顶撞道:“与您同来的其他人也没见这样啊,是爷您自个儿的肚子不争气吧?”

????“你!哎唷……”黎戍肚子疼得实在受不了,脚都蹲软了,然而,他心思简单,没往别的地方想,也记不得独他一人喝过墨问添的那杯茶。

????……

????回左相府的马车上,木莲坐在车夫旁边,很是不满地隔着帘子瞪里头的墨问。什么时候都碍手碍脚,都是因为他,每次婧小白想做什么都做不成!病秧子也就罢了,还要给人添麻烦,真是讨厌!没半点自知之明!

????马蹄声哒哒,车轮咕噜咕噜滚过地面,车厢内,墨问的气色确实不好,一年里独四月最为难熬,禁忌颇多,最易伤损,然而,他身子的不舒服却难比心里的不痛快——

????他的妻可真善解人意,什么都依着他,什么都由着他,他冷了,她给他添衣,他饿了,她为他夹菜,他病了,她让人请大夫。

????看起来没什么不妥,温柔又贤惠,她能给的都给了他,他作为夫君,应该对她此举感恩戴德毫无怨言才是。

????可惜,人与人之间若一直相敬如宾,脸都不红一次,那就是最礼貌的疏离。可想而知,他的妻待他,竟连那个黎家的大少爷都不如。起码,她敢对黎戍动手,敢随意地张口就骂,更别提司徒赫了。

????刚刚餐桌上,墨问在百里婧手心里写的是,以后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都告诉我,你说了,我就会记得。

????她说,好。

????她当然说好。

????相较于韩晔和司徒赫,他来迟了太久,先天不足不仅是身体上的,还有这劣势地位,对他的妻的了解程度,她的喜好和厌恶,她小时候做了什么,少女时候又有何种辉煌事迹,他通通一无所知。因为无知,便处处被动,即便耍得了几分小手段,却始终无法击中要害。

????似乎是走入了一个死胡同,他越往里越开阔,却也越来越困顿,因为,他发现那胡同里其实大得很,并非他所想的那么简单,随便走上两步就能轻松地转出来。他在她心里绕来绕去,却始终隔着一层穿不破的墙,连那颗心的模样都瞧得不大清晰,还谈什么争夺?

????“咳咳……”

????想得太多,思虑过重,突然喉头一甜,墨问闷声咳了起来,抵在唇边的拳染了些许濡湿,他太清楚那是什么了。

????百里婧一手抚上他的背,一手替他顺着胸口的气,急道:“再忍忍,马上就快到了,等太医来了就好了。”

????墨问抵在唇边的拳没有拿开,另一只手顺势将百里婧搂进怀里,他虽然身子虚弱,脚步虚浮,胸膛却甚宽阔。他抱着百里婧良久,才在她背上摸索着写道:“不要找太医,老毛病了,喝点药就好,惊动了宫里的人,又要麻烦。我,不太想麻烦他们,显得自己更没用了似的。”

????他在笑,又将她搂紧了点,百里婧不动,任他抱着,半晌,她轻应:“好。”

????墨问的黑眸寒波生烟一般地冷,他对她的“好”越来越反感。

????马车在相府偏门外停下,百里婧与墨问下了马车,上前牵马的小厮盯着木莲上下打量,眼神飘忽不定。

????进了偏门,扫地的小丫鬟也偷偷瞄木莲,一路走到西厢,到处都是异样的眼光,木莲终于忍无可忍,揪过一个小厮领口的衣服就往一旁拖去,恶狠狠地骂道:“看什么看!老娘是怪物么!老娘长了三只眼睛四双手是吧?要不然,你们这些人看个屁啊!”

????那小厮是西厢干粗活的,胆子小,被木莲这么一吼,吓得腿一软,跪下了,扁着嘴快哭出来了:“木莲姐……小的不是故意看你的,小的是想恭喜木莲姐成……成了四少爷的房里人……”

????“四少爷的……房里人?”木莲瞪大眼,反应过来将那小厮用力往前一丢:“放屁!你说老娘是墨小黑的房里人?!”

????房里人,不过说得隐晦些,意思与侍妾没什么差别,或许,连侍妾都不如,只是唯一的相同之处在于,她是墨誉的女人。

????那小厮委委屈屈地躲到一边,颤巍巍地朝木莲身后指,结结巴巴道:“木莲姐,四……四少爷……在……在找你……”

????木莲转过身,果然看到墨小黑正朝她走来。

????百里婧也对这一路的异样眼光奇怪了好久,见木莲突然如此情绪大变,她便与墨问一起站在银杏树下等。

????墨誉越走越近,木莲忙大声对百里婧喊道:“婧小白,我有点事,你先陪驸马回去!给驸马煎药啊!”

????百里婧素来不大爱管闲事,既然木莲这么说了,她便不好再问,扶着墨问进了偏院的月洞门。

????墨誉从西厢南边的“浩然斋”来,远远地瞧见百里婧和他大哥的背影消失,他的人已经走到木莲跟前,局促不安地开口道:“我大哥去哪了?你们……去哪了?”

????木莲的一双眼睛从墨誉脸上看到脚下,一直盯得墨誉发毛,她才叉着腰道:“婧公主出门应酬,见几个老朋友,顺便带上她夫君一起,您有什么意见么状元郎大人?”

????墨誉还惦记着昨夜醉酒后的事,水生和富贵不敢告诉他事实,不敢说他昨儿个晚上被十几个丫头扒光了衣服,于是,都守口如瓶,相当默契地说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有任何问题可以去问木莲姐。

????墨誉年纪小,又是读圣贤书长大的,昨天夜里两个人发生了那么亲密的关系,怎么着都是女人吃亏,他当然得负责,哪怕那个女人是他十分厌恶的泼妇。

????于是,在纠结了一早上后,便想找木莲说清楚,哪知到处都找不到人,等到这半下午才见她回来。木莲一如既往气焰嚣张,墨誉一脸苦楚地皱着眉,也不管她话里带多少刺,斟酌着说道:“我想对你说,昨晚的事,我会负责。”

????这是墨誉第二次说要负责,态度很是诚恳,木莲盯着墨誉良久,轻飘飘地别开眼睛,语气也极为不在乎:“算了,侍妾我不做,要是有一天我能做你的状元夫人,到时候你再负责吧!”

????即便木莲是婧公主的贴身侍婢,可到底地位低下,就算她仗着有婧公主撑腰,在相府内横着走,也改变不了她这一婢女的身份。而堂堂状元郎大人的婚事关乎一国颜面,自然得由陛下做主,且大兴国的状元夫人自古都有体例规定,除非是后来续弦再娶,否则,这头一回娶亲怎么能不门当户对呢?木莲这一要求明显强人所难了。

????“我……”墨誉张了张口,没说出话来。

????天阴着,又恰好站在偏院前的通风口,有冷风夹着细小的雨丝吹过来,木莲身上穿的绿色缎子衣裳太单薄,竟觉得有些冷。

????她耸耸肩,呼出一口气来,无所谓道:“算了,照顾好我家小黑就算是对得起我了,墨小黑,我又没让你负责,你怕什么啊?瞧这张脸苦的,像吃了苦瓜似的。放心吧,你状元郎的身子还是干干净净的,别觉得亏欠了谁,也千万别羞愤得恨不得投河自尽!投河自尽那是女人家干的事,不是你状元郎该做的!回去吧!好好读书,教好七皇子,要不然,你可就没饭吃了!七皇子侍读,乖乖,这官职真不错,姐姐没说错,你以后定然前途无量啊墨小黑!”

????“我还要去给婧小白熬点粥,就不陪状元郎大人闲聊了。”木莲笑了笑,抬脚走下种满银杏树的小坡,朝“有凤来仪”的小厨房走去,将墨誉一个人丢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。

????墨誉目送木莲的身影远去,又转过头,看了看偏院月洞门前的四个字:“请君莫问。”

????“四公子,下雨了,您别站这儿了,快回屋吧!”水生撑着把油纸伞跑过来,将伞面高高举过墨誉的头顶。

????墨誉看向他,视线却并没有落在水生脸上,而是凝视着水生所着的粗布衣裳。

????身份、等级,决定了着装、称谓、权力,决定了你会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下抬不起头,还是会活在此起彼伏的赞美声中。

????人与人之间必然要分高低贵贱,自古如此,他似乎并不应该觉得难受。

????……

????偏院内的桃花早就落了,百里婧和墨问进了月洞门,刚转过门后的假山石,远山就从石头上起身迎了过来,一靠近墨问身边,便急问道:“大公子,您中午吃了什么?”

????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,高速首发最新章节,文字品质更高,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,感谢你的支持!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