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【070】情敌较量-腹黑丞相的宠妻 亚博app官方,yabo88.cm,亚博娱乐网页

腹黑丞相的宠妻

【070】情敌较量

住家野狼2016-11-15 23:10:5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如果说司徒赫之前对韩晔的恨是出于嫉妒和夺爱之仇,那么,当他在西北战场上听说韩晔娶了百里落,而婧小白嫁给了左相府的病秧子时,这种恨便无限地放大!他立刻从沙场折返,再多的将士都拦不住他,他只想将韩晔大卸八块!

????韩晔算什么东西?!他捧在手心里的人儿,他发誓要娶过门的女孩儿,被韩晔夺了心却又轻飘飘地就被他给扔了!让所有的不堪和流言蜚语都砸向她,她的可爱和纯真碎得彻底。舒唛鎷灞癹

????婧小白从小就又笨又倔,犟起来十匹马都拉不转,只会在这歧途上越走越远,再也回不来了!

????如今,婧小白哭红了眼睛,韩晔却能无动于衷地闲闲喝着他的酒,这口气叫他如何咽得下!

????司徒赫抽出亲卫队长周成的剑便要一跃而上,被周成和赵拓双双一把抱住,焦急地劝道:“将军!万万不可啊!陛下今日才来元帅府探视,您不能再冲动了!”

????“将军!息怒!息怒!”

????黎戍也看到了韩晔,嘴角一抽搐,暗暗啐了一口,嘀咕道:“妈的,怎么这么巧撞一块儿了?”

????然而,韩晔是百里落的夫君,是黎戍的亲表妹夫,黎戍自然不能说什么,当下扯着司徒赫往里拽:“来,来,进去坐!婧小白马上就来了!”

????不提婧小白还好,一提婧小白,司徒赫更是半步都扯不动,黎戍没辙了,一跺脚,指着他道:“赫大将军啊!算小的求你,你进去坐行不!惹出事儿来,婧小白还能好受?你这不是揭她的伤疤嘛!”

????司徒赫粗喘着气,凤目都瞪红了,听罢黎戍的话,闭了闭眼,终于忍着收剑入鞘,沉声道:“换地方!”

????黎戍将他往里推:“哎呀,换地方婧小白就找着人了!而且,盛京就这么点大的地儿,躲过了初一,躲得了十五么?难道婧小白要躲他一辈子?你堂堂一男子汉大将军,怎么如此小肚鸡肠?忘了这顿军棍是为啥挨的了?这些年,光长岁数,不长记性哪你!”

????黎戍的一张嘴最是厉害,他虽然纨绔,看事情却清楚明白得很,这么一番道理下来,司徒赫已经被半推着到了楼梯上了。

????无论下面的动静有多大,无论司徒赫是不是已经将利剑拔了出来,韩晔坐在雅间的窗口,神色平静无波。

????碧波阁地方大,前面是酒楼,后面是风月场所,酒楼的雅间都在二层,黎戍订的是最里头的一间,而韩晔占了靠近楼梯口的第一间。

????二层的走廊并不怎么宽敞,若雅间靠内的窗户未关,走廊上来往的人稍一偏头便能看到里头的情景。

????韩晔所在的雅间,镂空雕花的窗恰好半开,从外看去,一室的敞亮白光,往来的人透过镂空的窗能将雅间里的人和摆设看得一清二楚。

????黎戍推着司徒赫快步往里,推开预订的那方雅间的木门,只见一个着红色短打的女孩背对着他们趴在窗口朝外望着,司徒赫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微怔,张了张口却又慢慢合上——

????不是婧小白。

????虽然,背影很像。

????小时候他们在市井里混,常常着平民百姓的短打服饰,因为方便。

????黎戍招呼那女孩道:“来,狸狸!过来!客人来了!”

????那女孩听到声音回转头,一双大得过分的黑眼睛望过来。

????果然不是婧小白。

????她的那双眼比婧小白的眼睛还要大,显得白净的脸越发得小,狐狸似的。

????“大哥!”那女孩撤下窗台,叫了黎戍一声,随后盯着司徒赫上下打量,声音清脆:“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赫将军?”

????女孩半点不怕生,这一点,也同婧小白很像,站直了一比划,与婧小白的个头也差不多。从正面看,她的红色劲装的前襟和袖口处都绣有几朵浅紫色的小花,紫色,是黎家的服色。走路的时候,胸前垂着的金玉长命锁发出清脆的声响,煞是好听。

????黎戍笑道:“对!对!就是那位赫将军!”显然,黎戍早就跟这女孩多次提过司徒赫。

????黎戍又拉着女孩给司徒赫介绍:“这是我家小妹,黎狸,人称小狐狸,快及笄了,刚从浮游山习武归来。咱们几个好在一块儿的时候,她年纪还小,去年你回京述职,她又正好习武去了,还就是没碰上,一直闹着让我给她介绍,这不,今儿个终于见到了!”

????黎狸总算结识传说中的盛京第一混混头子司徒赫,果然俊逸非凡,眼角眉梢英气逼人,然而,她眼光一瞟,瞧见了司徒赫身边的亲卫队长周成,想都没想,立刻拔出腰间的软鞭抽过去,娇斥道:“大胡子!你也在这里!吃本小姐一鞭子!”

????周成躲开,鞭子抽了个空,将雅座内的一张太师椅的椅背劈成两半,发出一阵轰响。

????黎戍最见不得打打杀杀的场面,抱着脑袋往一边闪去,边躲边叫唤:“狸狸!你又发疯了!这不是在家,打坏了桌椅要赔银子的啊!”

????黎狸不依不饶地接连轮鞭咄咄逼人,亲卫队副队长赵拓护着司徒赫,将周成一把推出去,骂道:“周大胡子!你怎么得罪了人家小姐了?快去道歉!”

????周成哪里肯道歉,还没开口,见他家将军扬手握住黎狸的鞭子,微一发力就整截夺了过来,将软鞭在手背上缠了两圈,低眉瞧了一眼,随即甩手从敞开的窗户扔了出去,毫不犹豫。

????黎狸大怒,瞪着司徒赫:“喂!大将军有什么了不起的!你凭什么甩我的鞭子!你们元帅府欺人太甚了!”

????司徒赫拉开椅子,在桌前坐下,罔顾耳边黎狸的大吵大叫,心里想的却是很久以前,婧小白还没上鹿台山习武的时候,她使的兵器就是软鞭。

????婧小白最不喜欢刀剑这些冷冰冰的东西,软鞭拿着方便,使着也干净利落,她的软鞭和马术都是他教的。

????去年,他回京述职,婧小白刚从鹿台山回来没多久,他却再没见过她身上的鞭子。她在他面前炫耀了射术,百步穿杨,还将秋猎时得的赤金弓拿来给他瞧,跟他切磋武艺的时候手上脚下也不再软绵绵,功夫底子很扎实,可以想见这些年她在鹿台山上吃了多少苦。

????记得婧小白刚去习武时,半个月给他写一次信,说她很辛苦,很想他,说希望早点练好武艺去边疆找他。后来,一个月一次信,信上看起来心情也好了不少,说她虽然辛苦,但是每天都很开心,要他好好保重,等她做了女将军,和他一起上战场。

????他把她信上的每个字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,竟没仔细想过,她为何会如此高兴。后来才知道,因为身边有了另一个人的陪伴,所以,她很快乐。

????这个叫黎狸的女孩第一眼就不招他喜欢,因为,太像婧小白。穿的衣服像她,使的兵器像她,但,婧小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,他不喜欢有人太像她。

????将军的森冷气质在沙场上沥血练就,若是冷冽起来便会有刺骨的杀气渗出,黎狸对司徒赫吼了一会儿也不见他回答,甚至,他连目光都不曾落在她身上,将她忽视得彻底,她生气之余却有些不大敢去惹他。

????周成大高个儿将歪了的椅子重新摆正,站在司徒赫身后不卑不亢道:“黎小姐若要比试请约个时间,周成随时奉陪,别在这里动手。”

????黎戍从桌底下爬出来,哄她:“哎呀,狸狸,先别动手啊,等婧小白来了再说嘛!”

????黎狸的大小姐脾气没处撒,本来面子上拉不下来,可听见百里婧的名字,倒突然安静了,气呼呼地转过身,重新趴在窗口继续等。

????黎戍这才擦了擦汗,安安稳稳地坐下来,外头候着的小二见打架停了,才敢进来倒茶,倒完了茶还不走,一直拿眼去瞟那张被劈成两半的太师椅。

????黎戍见状,将茶盏往桌上一掼,怒道:“看个屁啊!一张破椅子而已!你当爷赔不起啊!滚出去!快上些糕点来!好酒好菜也给爷备着,待会儿人来齐了就得上了!知道了么!”

????那小二忙不迭地点头哈腰退了出去。

????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,已经接近日中时分了,黎戍早就等得不耐烦,抱怨了不知多少句,相府的马车才将将停在碧波阁前。

????黎狸认得百里婧,她的海棠红锦服一走下马车,黎狸就转头大叫:“来了来了!大哥,她来了!”

????黎戍起身走过去,朝下看了一眼,一面回头招呼司徒赫:“赫大将军,人到了!快过来啊!”

????司徒赫放下杯盏追过来,从窗口看下去,看到果然是婧小白,唇边泛起一丝笑意,凤目暖意融融,然而,不过一瞬,婧小白伸出手,将马车内的另一个人牵了下来。

????黎戍奇了,“咝”了一声嘀咕道:“咦,这婧小白真是的,咱们几个难得聚聚,带她相公来干嘛啊?不靠谱!”

????那是异常苍白的一只手,弱不禁风似的身子,藏青色的衣袍颇为低调,与前两次见面时,没有任何差别,可不就是左相的大公子墨问么?

????楼上的动静太大,墨问仰头看过去,百里婧也随着他的目光往上看,第一眼瞧见的是黎戍的脑袋,还有一个红影子,可眼角的余光却落在另一扇窗口处——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转头朝那里望去,一袭熟悉的锦绣白衣就这样毫无预兆地落入眼底。

????周围的一切都无声无息了似的,她的眼睛只看得到那个人的锦绣白衣,而他沉静的目光正对上她的方向,星眸一如既往不悲不喜,可曾经浮现在眼底的那些细细密密的宠溺和柔情却都消失不见,看着她像注视着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。

????去年冬月,她在碧波阁为赫接风洗尘,赫喝醉了,她在元帅府照顾了他一整夜,第二天去晋阳王府找韩晔,韩晔不是很高兴,敲着她的脑袋训道:“碧波阁那种地方以后不要去了,女孩儿家容易学坏。”

????她摸着被敲痛的脑袋低下头,不敢看他,只敢偷眼去瞅他,韩晔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等她认错。

????她怎么可能敌得过韩晔的耐心?于是,只好扑进他怀里,竖起三根手指保证:“那,我下次和你一起去好了,不会一个人去的,可以吧?”

????她在韩晔初回盛京的时候就一直在担心,担心自己小时候的名声不大好,作为盛京四纨绔里唯一的女孩儿,她跟着赫一起,什么坏事都做过,而女孩该学的女工、琴棋书画,她都不大精通。

????若是韩晔知道了她这些劣迹,会不会觉得她一点都没有个女孩子的样?在鹿台山上也就罢了,已经回到了盛京,韩晔知道她是堂堂公主却如此粗鲁不像话,肯定会失望的吧?

????所以,她在保证不再犯时,心里多少带着忐忑,韩晔听罢,叹气道:“好。”

????她见他答应,一颗心总算放下来,又得寸进尺地试探:“其实,恩,碧波阁的饭菜很好吃,红烧鸭掌,酱肘子,桂花鱼,糖醋排骨,比宫里的厨子做得都好吃,不然,下次我再带你去尝尝?”

????韩晔忽地拧眉:“下次吃剩的酱肘子别往别人的碗里放,记住了么?”

????从小就是这样,她吃不完的东西都扔给赫,时隔多年这个习惯却一点也没变,赫从来都不会嫌弃她。昨天宴席上,她就将啃了一口觉得腻的酱肘子丢到赫的碗里去了,赫什么话都没说,默默吃干净了。她以为没人在意,没想到韩晔倒记得这事。

????她笑嘻嘻,一脸理所当然:“赫不是别人啊。”

????韩晔微微一挑眉,星眸里满是无奈,他俯身贴近她的唇,轻轻一吻,嗓音清朗:“那,以后吃剩了给我。”

????她望进韩晔近在咫尺的眼睛里,那里面倒映着她的影子,清晰如镜,她的脸颊红扑扑地发热,松开轻咬着的唇,干脆地答:“好啊,都给韩晔!”

????人与人之间亲密与否,不是装出来的,从言行举止中可以显而易见地看出,韩晔连她吃过的东西都不嫌弃,他在婧小白的心里就变得和赫一样重要了。

????最后一次去碧波阁,是她同木莲一起去找一样东西,听说只有碧波阁里才有,她没有提前告诉韩晔这件事。

????第二天,韩晔就突然说要分开,她当时真的以为他在生气,气她没有将他之前的话放在心上,居然又偷偷跑去了碧波阁,且不是去吃那里的饭菜。如果真是这样,她愿意认认真真地跟他道歉,她也确实诚诚恳恳地道过歉了。

????然后,走到那一步,连师兄妹的情分都不剩。

????现在,时隔两个月,她再次来到碧波阁,韩晔也在,却是隔着楼上楼下的距离陌生人一般地俯视她。

????韩晔还未转开眼之前,百里婧先别过头去,很想笑。韩晔也发现碧波阁的饭菜好吃,所以,才来的吧?

????可是,与她有什么关系呢?

????她无法坐在他身边指给他哪样菜最好吃,而韩晔,也不需要她指指点点,她向来是碍手碍脚的那一个,她现在变得十分有自知之明。

????她挽上墨问的胳膊,唇边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来:“我们上去吧。”

????墨问低头看着她,眉目柔和,忽地伸出手为她扶正发髻上的点翠桃叶簪,动作亲昵而自然,随后,两人携手走上碧波阁正门前的台阶。

????这一刻,百里婧的心里,丝毫没有勉强炫耀幸福的意思,也没有想过让韩晔看看她过得多么颓唐或者多么开心,她的心如此地灰。

????司徒赫自看到墨问时起,便没有继续站在窗口,大步折回桌前重新坐下,倒是黎家兄妹一直在看热闹。待百里婧携墨问上楼来,他们又跑去楼梯口迎着。

????海棠红的身影擦过镂空雕花的窗,一闪而过,韩晔仍旧注视着对面的窗外,不曾转过头来,仿佛那一边有无限的好景致,让他舍不得移开眼。

????木莲放缓了脚步,刻意朝里头看去,见一身锦绣白衣的男人坐姿端正,可垂下的左手却鲜血淋漓,一只碎了的白瓷酒杯捏在他的手心里,碎片变成粉末,和血迹一起一点一点落下。

????不忍再看,不能推门而入,木莲别开头,快走了两步,迈入了最里侧的雅间。

????墨问进屋后,司徒赫一直没什么好脸色,人不多,座位也好安排,百里婧左右分别是墨问、司徒赫,司徒赫那边是黎戍,黎狸又坐在黎戍和木莲中间,六个人围成一个圈。

????木莲正好坐在了黎狸身边,仇人相见分外眼明,黎狸看着木莲瞪大眼睛:“这个臭丫头为什么也有位置!她是谁啊!”

????百里婧也认得这个红衣女孩就是那日拦下她马车的“岭南女侠”,果不其然,以木莲的火爆性子当下就发作:“哟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浮游山女侠啊!招摇撞骗的三流门派!怎么,上次教训得还不够,这回还有脸出来比划么?”

????黎狸最不能容忍别人侮辱她的师门,哪怕师门名声再不好,她也得护着,一拍桌子站起来,指着木莲的鼻子大骂:“哪里来的臭丫头!有本事跟本小姐打一场!光耍嘴皮子有什么用!”

????木莲挽袖子也跟着站了起来,昂首挺胸:“打就打!走!外头就有空地儿!”

????“走!谁怕谁啊!”黎狸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????两人各不相让,推推搡搡地出去了,屋子里总算安静下来,黎戍按着额角哀吟:“哎唷,我的亲娘啊,这两个丫头真有能耐!小二,上菜!再上两壶好酒!”

????“好嘞!爷!马上来!”小儿乐颠颠地去了。

????百里婧为墨问倒了一杯茶,接口道:“黎戍,上酒你一个人喝?墨问不喝酒,赫受了伤,也不能喝酒。”

????黎戍瞧着百里婧直瞪眼:“婧小白,你把你相公带来却不喝酒,你来砸场子的啊!赫将军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,他喝点会死么?嗯?”

????墨问一直温文尔雅地坐着,见黎戍这么一说,他淡淡一笑,牵过百里婧的手,慢条斯理地在她手心里划着:“我可以喝,别扫了兴。”

????百里婧对他笑:“没关系,不用理他们。”转头问另一边的司徒赫:“赫,伤口还疼不疼?你这样坐着受得住么?让小二加个软垫子?”

????墨问写那几个字的工夫,细微的亲密不自禁从两人相握的地方流露出来,司徒赫盯着墨问挪动的指尖,恨不得将它掰作几段。

????是以,百里婧问他话的时候,他闭口不答。

????“赫?”百里婧又凑近了些,低头去瞧他垂下的眼睑。

????司徒赫哪能受得了她这么近地瞧着,抬起头瞄她一眼,闷声闷气道:“不用了。”

????黎戍笑眯眯地看着墨问,笑道:“你们夫妻俩还真有法子,写写画画的,故意让我们这两个光棍寒碜哪?”

????墨问微笑,面露些微羞涩,微微低垂的眼眸却沉静无波。

????黎戍转而推了司徒赫一把:“喂,赫将军,茶酸了是吧?让小二给你换一杯?”

????司徒赫抬脚踹翻了黎戍的凳子。

????黎戍惨痛地摔了个仰八叉,抚着屁股哀吟:“司徒赫,你丫的够了!爷天天被你和婧小白折腾,折腾这么多年了,今天给点面子成不!”

????小二正端着糕点送来,一样样摆上桌。墨问瞧见一份颜色艳丽的蜜饯果子,便抬手挪到了百里婧面前,司徒赫瞥见墨问的动作,随即将自己手边的一碟咸肉馅儿的脆饼换过去,语气冷淡依旧,看都不看墨问一眼:“婧小白不喜欢吃甜的,蜜饯果子、桂花糕,她都不喜欢,吃多了会想吐。”

????黎戍低头喝茶,差点呛着,呵,打起来了啊?这一下堵得力道正好,夫妻又如何,谁能比得上司徒赫了解婧小白?黎戍今天存够了看戏的心,眉来眼去地偷瞥三人的神色。

????果然,墨问的脸色有些微异样,拉着百里婧的手,又写了句什么,写完还不放手,紧紧捏在手心里看着她,耐心等她的答复。

????百里婧点头笑道:“好。”

????墨问于是也笑了,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。

????黎戍顿时吸了口气,眼神飘忽,赫将军,这哑巴好像不大好惹啊?人家敢张口就亲,你敢么?人家名正言顺牵着婧小白的手,你敢么?人家跟婧小白指尖传情,你看得懂么?

????输定了,输定了。还给人家弄什么下马威?

????司徒赫心里憋着一口气,越来越堵,夹起一块脆饼就嚼起来,脆饼有点干,他整个吞下去,噎得直咳嗽,咳嗽牵扯到伤口,浑身都疼起来。他没哑,却跟哑了没分别,一直不开口,等婧小白来问她,果然,她的手拍着他的背,将茶盏端过来,急道:“快喝口茶,吃那么急做什么?又没人跟你抢!”

????司徒赫不接她的茶,硬生生将梗在喉咙里的饼咽了下去,里头的咸肉馅儿真苦。

????怎么没人跟他抢?太多的人跟他抢了。他抢了这些年也没能抢过来,似乎真不如回到很多年前,他还是盛京城的混混头子时自在。那时,他若出了事,便是他一个人混账,不会牵扯到司徒家,如今他身处这样的位置,却再不能任性妄为。

????归根结底,是他变了,还是这世道变了?往昔婧小白的话对他来说比什么都管用,她笑一笑他就能开心好久,如今竟连婧小白都哄不回他的心了。因为,无论怎么哄,她都不是他的,叫他如何能开怀?

????百里婧知道赫在闹脾气,他第一次见到墨问就对他拔了剑,若不是她拦着,墨问恐怕早就毙在了赫的剑下,如今再看到墨问,赫自然还不会有什么好脸色。

????她看着赫的侧脸,良久,将那盘桂花糕挪过来,低声道:“赫,我不喜欢吃甜的,你喜欢啊,要不然我叫人去买状元桥的烤红薯?为什么要吃咸肉饼子?”

????她这语气带着明显的商量和讨好,司徒赫心里一软,他怎么可能真跟婧小白计较?转头看向她,伸手轻车熟路地伸出手捏她的脸颊,手指的力道把握得好,一点都不疼,却捏得婧小白粉脸都红了,鼓着腮帮子笑了,他也跟着笑,骂她:“傻姑娘。”

????做着鬼脸的愣头姑娘和露出白牙的年轻将军,他们之间的这份亲昵,用十余年的时光铸就而成,任是谁都羡慕不来,从前的韩晔没法打破,如今的墨问更别想。

????黎戍眯着双小眼睛,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墨问,他坐在婧小白身边,面色始终保持平静,他不会说话,别人自然也不会刻意去问他什么,所以,周身萦绕着一种随性淡然遗世独立的气质。

????黎戍瞧了半天,心道,要是这病秧子不是婧小白的夫君,他还真想掺和一脚,虽然长得不怎么样,但感觉还是不错的,也许比碧波阁内的红小倌滋味还要好。

????“爷!菜来了!”

????小二的一声唱和,把黎戍的龌龊思想给吓没了,他放下撑着脑袋的手臂,抹了把唇角不自禁流出的些许哈喇子,哈哈笑道:“菜终于上来了!别客气!多吃点啊!狸狸那丫头不知道打完了没有,咱们不等她了!”

????酒菜摆了一桌,都是碧波阁的招牌菜,十分丰盛,百里婧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,却没像过去那样大快朵颐,她挑那些切得细碎的小菜尝,一次只吃一点,再也没有什么吃不了的东西剩下。

????司徒赫在一旁看了她许久,夹起一块鸡翅膀放进她碗里,开口道:“听说墨大公子的饭菜平日里都非常清淡,想必这些菜十分不合胃口,小二,让他们再添几个素一点的菜上来!黎大少爷请客,可别空着肚子回去!婧小白,你能吃就多吃点。”

????说完,他又夹了块鸡腿进自己的碗里,却没动嘴尝,而是揭掉了上面的一层皮,再将剥干净的鸡腿夹给婧小白。剥下的那层滑腻的鸡皮,他悉数吃尽了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并无一丝尴尬,连对墨问解释也从没想过。

????百里婧吃鸡腿不吃皮,赫自然知道。然而,赫对墨问的语气分明带着讽,百里婧很无奈,偏头看向墨问,将那只鸡腿夹给了他,道:“偶尔吃一点荤菜应该没事吧?尝尝看?”

????司徒赫的脸顿时黑了,黎戍憋不住,低头,一口汤喷出来——

????真精彩,太精彩了,比戏台子上唱的还精彩!你来我往的招呼,继续招呼,一块鸡腿也能黑一张脸……

????墨问沉静的黑眸温柔地注视着百里婧,然后有些犯难地微拧起眉,在她手心写道:“太大,一人一半吧。”

????真的很难想象,墨问拿起鸡腿大啃大嚼的样子,而且,他平时用的饭菜确实很清淡,这么大的鸡腿吃不了也正常。

????百里婧点点头,挪过墨问的碗,将去了皮的鸡腿上的肉用筷子细细夹了下来,然后,把所剩无多的肉骨头放回自己碗里。

????原来,婧小白也有吃别人剩下的东西的那一天,在她决定不让别人吃她剩下的东西的时候。

????墨问慢条斯理地吃完碗里的鸡腿肉,便没有再碰那些油腻的荤腥,只喝些清淡的汤羹,像个修行的僧人似的,且一勺一勺喝得极为斯文。

????黎戍暗暗赞叹,传说左相府的大公子是村妇所生的粗鄙小子,样貌丑陋且毫无教养,完全上不得台面。今日一看,才知谣言不可信,墨问的相貌是让人不敢恭维,但举止却颇为得体,一点都没有丢左相府的脸面呀。

????黎戍对吃食玩乐上一向十分重视,殷勤地招呼道:“婧驸马,多吃点,不用替我省,我们黎家穷得只剩下银子了!”又看着司徒赫直乐呵:“赫将军,你也多吃点,怎么,才开席就吃不下了?这不是您一贯的作风啊!”

????墨问微笑,礼貌颔首。

????黎国舅是朝中一等一的老奸巨猾,他唯一的儿子却并不以暴露家财为耻,也与那些世家子弟的傲慢完全相反,倒像个长期混迹市井的绔少。

????更不可思议的是,明明身处敌对的两个家族——司徒家和黎家,他们却能坐在一起吃喝玩乐,忘乎所以地随意调侃,不见半点虚情假意,这在别的地方根本不可能。若两个世家敌对,儿女之间即便有再深的感情也会水火不容,这才是对家族的绝对忠贞。大兴国官场的体制和人情纠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

????那一人一半的鸡腿早将司徒赫气饱了,那只鸡真是死得其所,一只腿三个人分了,一人吃皮,一人吃肉,一人啃骨头。司徒赫呼出一口气,黎戍这个贱人,存了心看他的笑话。

????他忍着怒,不动声色地给婧小白夹菜:“多吃点,最近瘦了,补一补。”

????司徒赫知道百里婧喜欢什么,给她夹的菜都是她爱吃的,百里婧问墨问:“你还要吃什么?”

????墨问摇摇头,在她手心写道:“你多吃一点,不用管我。”

????他写字的时候始终保持微笑,像个老朋友似的,不需要她照顾,百里婧未在墨问的举止间感觉到任何压力,也是许久不曾好好吃过饭了,碧波阁的饭菜一如既往地合她的胃口,顿时放松地大快朵颐。

????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,吃饭时的动作都无比相像,吃到过瘾处卷起袖子来,什么都顾不得了。墨问沉静的黑眸闪过一丝异样的光,而黎戍早就习以为常,自得地喝他自己的酒。

????待百里婧吃饱,放下筷子,司徒赫眉一皱,道:“过来。”

????百里婧偏头看向他,司徒赫握着帕子擦去她唇边的油渍。

????黎戍看到那帕子上绣了一朵粉色的海棠花,调笑道:“哟!赫将军!这帕子是哪位姑娘给的?莫不是碧波阁的花魁怜儿送的吧?”

????百里婧听罢,眼睛都不眨地瞅着司徒赫,司徒赫登时慌了,看着她,又瞪着黎戍,结结巴巴道:“胡说!这帕子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

????司徒赫难得如此窘迫,百里婧定睛一瞧,扯着他手中的帕子一角看了看,没好气道:“这帕子是我的!什么碧波阁的花魁,黎戍,你嘴里能吐出点像样的骨头来么?”

????她这么说着,给墨问又盛了一碗汤,神色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羞赧,好像她的帕子在赫那里本就是理所当然。

????司徒赫却无法镇静,顺着她的话茬解释道:“是啊,婧小白的,上次丢在我那儿了。”

????黎戍忍笑,凑近司徒赫耳边嘀咕道:“就算婧小白丢你那儿了,你也不用天天揣怀里带着吧?要不然怎么这么巧随要随拿啊?”

????司徒赫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,好在他皮肤黑,看不出来,凤目闪过愤怒,又一脚朝黎戍身下的凳子踹过去,黎戍这回识相地先站了起来,堪堪躲过了他的脚。

????黎戍将椅子挪远了点,坐下后又笑嘻嘻道:“就算这帕子是婧小白的,你赫大将军去找乐子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?明儿个等你的伤好了,哥哥带你去逛逛,这碧波阁后院,从左边厢的姑娘到右边厢的小倌,个个都水灵灵的,保准有一味你喜欢!要是都不喜欢,也可以跟哥哥试试,说不定哥哥就是你那道菜!”

????司徒赫气得差点没把他卸了,婧小白手快,夹起一块鸡腿塞过去,堵住了黎戍唠叨个不停的无底洞,哼道:“黎戍,别把赫带坏了!这碧波阁的后头有什么好玩儿的?他才不会喜欢这里的姑娘!”

????司徒赫一瞬间怒气平息,只听婧小白又问:“赫,你有喜欢的姑娘么?若是有,让母后给你提亲去。”

????怒气消了又立刻涨起,何止是怒气,简直快要憋死了,司徒赫的凤目一瞬不瞬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婧小白,张了张口,刚要出声,墨问忽然闷声咳嗽了起来。

????百里婧顿时收回与司徒赫对视的眼,朝墨问看过去,墨问的左手半握成拳抵在唇边,轻轻咳嗽了几声,眉头轻轻蹙起,似乎并不是十分舒服。

????百里婧抚上墨问的背,帮他顺气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????墨问顺势握住她伸过来的手,紧紧攥着,动作中满是依赖,他写:“没事,有点冷。”

????今日是阴天,虽然已经日中,可惜却不见太阳,倒有阵阵凉风从窗口刮进来,是有些冷,百里婧随即起身道:“我去马车上替你拿件披风来。”

????墨问微笑着点点头,捏了捏她的手,算是答复。

????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方式很奇妙,一个人在说,一个人沉默,但肢体动作很丰富,眉目传情很温柔,竟不会给人任何无法沟通的感觉。

????百里婧离开之后,桌前只剩下三个男人。

????司徒赫手心里攥着百里婧的帕子,狠狠剜了墨问一眼。

????墨问仍旧保持着无害的微笑,礼貌而亲和,似乎完全察觉不到他的敌意。他甚至还起身,特地为司徒赫和黎戍各添了一杯茶。

????司徒赫自然不领情,将茶盏推到一边去,黎戍却无所谓地捧起来,笑嘻嘻地喝了一口,眯着小眼睛没话找话道:“这个嘛,大家都是亲戚,都是婧小白的亲人,咱们和气一点儿吧,啊?”

????……

????百里婧走出雅间,快要到楼梯口时,韩晔也正好推门出来,两个人差一点就撞到一起去。离得太近,狭窄的走廊上又只有他们两个人,楼下人声鼎沸,便更显得楼上寂静。

????相同的地方,相同的楼梯,几个月前,她挽着他的胳膊上楼下楼,吵嚷得像这里的主人,指给韩晔看哪里的雕花最精致,哪间雅阁的风景最好,哪道菜是当之无愧的招牌……几个月后,她再看到韩晔,只剩下瞬间低落的心和不知所措的整个空壳。

????百里婧的手拧紧走廊上的红漆护栏,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,和韩晔拉开一丈多远的距离。

????提供腹黑丞相的宠妻无弹窗高品质全文字章节在线阅读,高速首发最新章节,文字品质更高,如果觉得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,感谢你的支持!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!

评论列表: